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新宁的博客

男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sokey8@hotmail.com QQ:158189006

网易考拉推荐

草根站长孤独人生  

2008-05-04 08:57:35|  分类: 互联网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草根站长孤独人生,用这个标题来定位本次的文章内容就是反映草根站长的真实情况:奋斗与痛苦相生,与孤独相伴。自07年中国CN国际顶级域名降价注册,引来网络爱好者的一阵追捧,使得中国站长数量再次提升到一个新的数量,目前据国家信息产业部称:中国站长数量已经超过131万。


     众多的草根站长是一群中国互联网不可忽视的力量军团,给互联网添砖增瓦带来了无法估量的价值。可以说百度要是没有这批草根站长他无法生存,就因为有了这批草根站长的网站资源积累,给了百度产生了大量的网页搜索原始资源,滴水汇成河,百度能有这样丰富的资源,要感谢的是草根站长们。几年前用百度,只能搜索出一些简单的页面。几年后互联网的变化,百度能壮大虽然不全是草根站长造福,而实际上是草根站长无形中推了百度一大把,哪怕这个观点得不到李彦宏的认可。


   淘宝当年跟易趣对弈,淘宝最后选择依赖中国几十万的中小站长,马云胜利了,是站长们帮了马云一把,这把的力度有多大,也只有马云知道。阿里妈妈和雅虎站长天下陆续诞生的缘故,也就证明了马云的想法。我们不知道这个是不是马云的感恩表现,但是做人必须要明白和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:不要忘记你从哪里来,不要忘记你要到哪里去。


     然而文章开头提及的草根站长奋斗与痛苦相生,与孤独相伴,是目前草根站长一个真实写照。每年不断涌现出大批的草根站长,他们背后的故事有些令人狂喜有些令人黯然失色。这些军团当中有少数成功的,有多数失败的,也有夹在中间上不去下不来被深深套牢。从生活角度来看,他们的生活孤独,用孤独人生来形容不为过。为了网站他们必须付出比别人大一倍的努力,必须与电脑为伴,也可能因此失去友情、爱情、亲情、失去健康。在站长网上和落伍者网站上你可以看见一篇篇站长失去爱情的文章,他们可能用了几天才写得出来的文章,行间透露着草根站长的不易。站长们在谈恋爱,直接面对的问题,今天是他们的女友,明天很可能就是别人的新娘。女人是男人的一部分,当网站是草根站长们(中国站长多数是男性)的全部,那么失去爱情,友情的几率就会很高,他们关心的不是女友的吃住,好友的邀请,家人的关心,而是域名是否到期,服务器是否稳定,网站是否更新,广告是否正常的问题。更为严重的是,长时间在昏暗的电脑傍几乎24小时敲打着键盘,病魔慢慢入侵了他们身体的空间。大家可以想像随便吃些馒头泡面之类的东西,长期伏案,哪有铁不生锈的道理。


         草根站长当中不少有追求事业的成功,把网站当作人生第一个创业或者当作一生的事业来供奉。之间也不少人把马云、李彦宏、马化腾等等当作明星偶像,视他们为互联网的精神领袖,用他们的精神来感化自己的网站运营动力。因此他们的角色往往是CEO的同时身兼总编辑,编辑,技术员甚至沦落到灌水员。为了网站的生存,他们可以同时拥有十几个广告联盟的帐号,十几个第三方统计,十几个乃至几十个认为有价值的域名,不吝啬地租下价格不菲的服务器。他们可能因为网站没有被搜索收录而通宵达旦地赶写软文,按图王所教的方法争取网站早日被收录或者研究王通这个小子SEO内涵。他们常常会三更半夜梦醒,梦到自己的网站被收录,也很害怕那个小子在网站里面发了不良AD或者不良信息被网监通知的电话。他们很怒火别人在他们的网站放了木马,还不断的攻击他们本来就很小的10M带宽服务器。这就是草根站们悲与喜的生活,他们希望来日,网站每天都有10万IP以上或者更多流量。有了流量他们就有了一些希望。
    文末,笔者想说的,站长不好做,做站是为了生活,生活也是为了做站,做站不是生活的全部。所以规划好人生,给自己生活写上一篇安排表,残忍地执行!(作者:周新宁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